養老產業如何升級?
2014-11-04 15:42:50   來源:   評論:0 點擊:

養老產業如何升級
    養老產業成我國經濟新的經濟增長點甚至是支柱型產業的趨勢日漸明顯,但養老產業在具體操作以及現階段發展過程中展現的姿態卻并不盡如人意。養老產業的再升級迫在眉睫,但如何升級卻并不為每一個人所熟知。

    近日,《新產經》記者對國家老齡委信息中心健康辦主任溫華均進行了專訪。溫華均表示:“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發展養老服務業,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要‘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加快建立社會養老服務體系和發展老年服務產業’。目前,各地正在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戰略部署,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抓緊完善和落實各項優惠扶持政策,為社會力量發展養老服務業營造公平環境,推動養老服務業快速健康發展。”

    供需差距凸顯缺口
    目前中國老年人口已突破2億;“十二五”時期,中國出現第一個老年人口增長高峰,2015年末老年人數量將增至2.21億;2025年老年人口將達到3億,2050年前后將達到峰值4.8億,屆時中國社會每3個人中就有一個是老年人。截至2014年3月27日,老年人口占全國總人口比重為14.8%;2015年末老年人口占比將達到 16%;2025年老年人口占比將達到約20%,2050年比重將達到30%。

    社會老齡化的現實為養老產業奠定了雄厚的市場基礎,養老服務的需求巨大并且還將在很長一段時期內逐年遞增。養老服務僅指為老年人提供的生活照顧和康復護理服務,養老服務業就是為滿足老年人因疾病或身體機能的衰退而產生的特殊生活和精神需求提供相應服務產品的生產部門和企業的集合,涵蓋了老年人衣食住行、生活照料、醫療服務、文化健身娛樂等多個行業領域。換言之,一切為滿足老年人養老需求而提供服務產品的生產部門和企業的集合體,統稱為養老服務業。除了涵蓋生活照料、醫療康復及護理服務外,養老服務業還包括老年金融服務、老年教育服務、老年文化服務甚至老年護理服務鏈上的護理人員培訓、勞務派遣等也可以納入到養老服務業的外延當中。養老服務是一個涉及面廣、產業鏈長的綜合產業體系。

    當前,老年群體的養老需求旺盛與社會供給不足的矛盾比較突出。由于我國的養老服務設施、服務網絡建設相對滯后,有許多養老服務項目無法實施,老年人買菜、購物、洗澡、看病有許多困難,不能滿足老年人的社會需求。同時,養老服務市場發展不平衡,公辦養老機構一床難求和民辦床位閑置現象并存。公辦養老機構由國家投資,管理規范,老年人排隊等床位,而民辦養老院開辦前期投入大、運行風險高,只能將成本轉移到價格上。很多新建的民辦養老院都在郊區,價格高、位置偏,路途遙遠,老人感覺孤獨寂寞不愿意住,子女們也不放心。
養老服務體系建設結構不合理,服務產品檔次低,也是我國養老產業發展滯后的一大表現。居家養老服務缺乏資金、人員不足、場地不夠、設施不齊全,許多養老設施不符合無障礙建設標準,包括老年人家庭的適老化改造和老舊小區安裝電梯,都需要盡快研究實施辦法。社區老年人日間照護中心建設也存在較大差距,特別是醫護結合、護養結合的康復護理機構數目不足。此外,養老服務管理還需進一步規范,尚未形成完善的行業標準和規范的監管機制。

    人才瓶頸也是養老產業的一道坎。在養老機構中,護理人員流動性大,缺少護理專業人才。如今一線護理崗位上工作的大多是女性,以農村年輕人和下崗人員居多,專業化程度較為欠缺,導致該類崗位待遇偏低,很多優秀人才干一段時間就跳槽了。即便是接受過專業培訓的護理員,專業的醫療護理知識水準也是參差不齊,持證上崗率低。據估算,中國目前養老服務人員總需求約為1000萬人,但全國所有養老機構人員只有22萬,其中符合資格的僅2萬多人。由于照護人員緊缺,不能安排合理的人員輪流值班,護理機構維持運轉困難。

    除上述三大問題外,溫華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更加強調的是,“目前,針對養老產業的政策明顯是不足的”。
部分地方政府在落實國務院發展養老服務的政策措施時,虛的多,實的少,主要表現在土地供應、規劃建設、稅費減免等優惠政策在一些地方難以落實。特別是對民營資本投資養老服務業,遭遇不少體制性和政策性障礙,如稅收優惠政策沒有實施細則、操作性不強或門檻設置過高。民辦養老福利機構和老年活動設施在用地、用電、用水、取暖等方面負擔較重,新增床位補貼標準還不高。養老服務機構建設補助、養老服務機構營運補貼、居家養老服務補貼的金額與老齡事業發展的新要求相比,還存在著較大差距。社會資本發展養老服務還存在成本高、定價機制不健全等問題,在市場競爭中處于不利地位,致使社會資金進入養老領域的積極性不高。

    要政策不僅僅是要扶持
    溫華均告訴記者說:“養老產業需要國家一系列的政策支持,不是僅僅體現在扶持上,養老服務制度需要頂層設計。”黨中央、國務院站在國家長遠發展的高度,重視制度性安排,采取行政措施或頒布法規,逐步統一完善養老保障、醫療保障等社會福利制度,將養老制度作為社會系統工程,統籌規劃進行戰略安排,通過相關的各種政策的協調配合,將政府的公共資源在養老保障、養老服務、養老醫療之間進行合理配置。去年以來,國務院有關部門密集出臺了十多項具體發展政策,要求各地切實增強做好養老服務的責任感和緊迫感,加大對養老服務業的重視,努力形成黨政主導、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的養老服務格局,以更高的標準、更高的要求、更高的質量完成養老服務的目標任務。發改委、民政部、全國老齡辦已將部委和地方發展養老服務業的情況向國務院進行了匯報。今年下半年,將開展檢查督促工作,通過了解和聽取各地意見,抓緊解決老年人遇到的現實困難,及時發現和解決養老服務工作中的傾向性問題,督促各地出臺具體實施意見,全面推動養老服務業的發展。

    另外,國家還需要支持社會力量辦養老機構,開展公辦養老機構改制試點。國際經驗表明,養老服務必須要社會力量來做,需要社會各主體的積極參與,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這對于加快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是至關重要的。要走出政府包攬思維,集聚民間資本,推動民辦養老院成為養老服務的主力軍。對社會力量投資建設的高檔化、個性化養老服務機構,要加強監管。重點解決民營養老機構在規劃、土地、金融等方面的問題。對養老機構按規定減免各種稅費。對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個人向非營利性養老機構的捐贈,符合相關規定的,準予在計算其應納稅所得額時按稅法規定比例扣除。養老機構用電、用水、用氣、用熱按居民生活類價格執行,境內外資本舉辦養老機構享有同等的稅收等優惠政策。提倡在社區內建設小型化養老機構,用于失能和半失能老人的養老服務,為街道老人就近提供高質量的專業居家養老照護服務。

    目前我國現有的4萬多家社會養老機構中,公辦養老機構所占比重超過70%,民政部已經明確,政府投資興辦的養老床位逐步通過公建民營等方式管理運營,積極鼓勵民間資本通過委托管理等方式,運營公有產權的養老服務設施。這方面,部分省市已經進行了成功的探索。養老產業市場的優勝劣汰,有助于硬件好、服務佳的養老機構受到老年人歡迎。今后,政府的重點是建立管理和服務標準,包括對于老年人疾病和護理情況的評估審核機制,解決高齡和失能老人的長期照料問題。通過規范化管理,將養老事業的發展情況納入地方政府政績考核,加強督促檢查。
地方政府重視了,才會更多地參與到養老事業中,建立政府主導下的多元主體參與機制才能真正讓養老事業快速步入正軌。

    政府也在逐漸加大對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投入,2013年,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總計投入47.2億元用于養老服務業和民生建設。彩票公益金將50%以上的資金用于支持發展養老服務業,并隨老年人口的增加逐步提高投入比例。目前,有關部門在制定投融資、土地供應、稅費優惠、補貼支持、人才培養和公益組織參與養老服務的鼓勵政策。各地政府通過簡政放權、創新體制機制激發社會活力,確立“政策引導、政府扶持、社會興辦、市場推動”的原則,探索公建民營、民辦公助、政府補貼、購買服務等多種途徑,形成社會資金以獨資、合資、合作、聯營、參股興辦養老服務業的靈活機制。同時,各地通過改擴建等形式,對廢舊廠房、閑置校舍和空余辦公用房等資源進行改造,使之成為養老服務設施,以緩解土地供應不足的壓力。各地對建設服務設施進行補貼的“補磚頭”;對養老機構運營進行補貼的“補床頭”;重點補到老年人身上的“補人頭”要“三頭并重”。各地既要讓老年人有錢買服務,有權利選擇服務,滿足自身服務的要求,同時,也要引導老年人合理消費,帶動老年消費的形成,推動養老服務業的發展。

    科學構建養老模式
    我國特有的文化及風俗習慣使得更多老人在觀念上更傾向于居家養老,但就客觀現實而言,居家養老加上社區養老服務才是首選。伴隨經濟社會的轉型,特別是計劃生育政策的影響,家庭規模日趨小型化。“四世同堂”的家庭已經非常少見,“4-2-1”家庭結構日益普遍,傳統家庭養老模式受到挑戰。全國各地對養老服務進行了積極的探索,居家養老具有先天優勢,家庭親情和熟悉的居住環境,對老人的照顧會更加細致入微、更加個性化,也更符合老人的需求。這也是很多老人選擇居家養老的根本原因。

    即便在發達國家,居家養老也仍然是最為普遍的養老模式。但是,居家養老也有一些困難,如對高齡、失能老人的日間陪伴與照料等。社區養老服務,是以家庭為核心、以社區為依托、以專業化服務為目標,為居住在家的老年人提供以解決日常生活困難為主要內容的社區養老服務方式。服務內容包括生活照料與醫療服務,主要是服務人員上門為老年人開展照料服務,為在社區老年人日間服務中心活動的老年人提供日托服務,通過完善的社區服務網絡和專業的服務人員,輔助家庭成員完成養老任務。

    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十城市萬名老年人居家養老狀況調查報告》顯示,老年人對于居家養老服務需求較大,89.1%的被訪者認為有必要建立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社區養老具有親情守望、鄰里互助的特點,所以,既不脫離老人熟悉的環境和親友,又能夠在子女上班時讓老人得到細心的照顧,社區居家養老服務模式應該是最好的解決辦法。目前,全國許多大中城市建立了社區的老年人活動中心、日間照料中心。有100多個市、區建立了養老服務信息系統和“虛擬養老院”,通過政府搭建的網絡平臺,將分散居住的市區老人納入到“沒有圍墻的養老院”,由企業上門為老人提供各類便捷的居家養老服務和組織老年人進行豐富多彩的文化體育活動。這種“虛擬養老院”已經成為破解老齡化挑戰的手段。社區服務中心和社區醫院是養老服務的重要平臺,老人住在家里得到家人照顧的同時,由社區服務中心和社區醫院承擔養老工作或者托老服務,與居家養老互為補充。為日間老人活動提供很好的場所和服務人員,可以解決老人日間沒有人照料的問題,大大緩解養老服務的難題。

    另外,發展“醫養結合”康復護理服務,對養老護理員進行培訓。隨著老年人平均壽命延長,自理能力下降,越來越多的老人進入失能、失智期。我國現在有失能老人4000萬,他們需要更多的生活照料。醫療費用的支出也不斷加大,老齡化、空巢化以及病殘化、孤獨化為養老護理帶來了巨大風險。特別是大多數老年人都伴有各種慢性疾病。因此,建立具有養老和醫療服務功能的養老院,是今后發展的重點。通過醫養結合,讓有關方面形成合力,協同做好老年人慢性病管理和康復護理,增強醫療機構為老年人提供便捷、優先優惠醫療服務的能力,統籌醫療服務與養老服務資源,合理布局養老機構與老年病醫院、老年護理院、康復療養機構等;形成規模適宜、功能互補、安全便捷的健康養老服務網絡。特別是要加強政府、社會和家庭在失能老人生活照料方面的作用,探索建立失能老人護理生活補貼制度。為了解決我國養老從業人員嚴重不足,養老護理員短缺的現狀,民政部、教育部、衛計委通過建立培訓基地和與院校合作等多種方式,讓養老護理走社會化、職業化、專業化的道路。對養老護理員進行專業理論、操作技能培訓,讓他們能夠更好地照顧癱瘓、病重、獨居的老人。同時,逐步提高養老護理員待遇,給予相應的補貼。已經有專業化養老機構利用自身資源優勢,對社區養老服務組織和家庭護理人員進行培訓和指導,緩解龐大的老齡人群對養老服務人才的巨大需求。

    農村留守老人養老問題更是養老事業中的難關。我國農村老年人留守現象突出,2012年底有5000萬人以上。為解決他們的衣食住行、醫療護理等問題,河北省、吉林省、內蒙古自治區開創了“集體建院、集中居住、自我保障、互助服務”的農村互助養老服務模式。浙江省利用村莊閑置的場所,建設“日間統一照料、夜間分散居住”的農村居家養老服務中心;湖北省建立了農村老年人互助照料活動中心,它們采取的辦法是利用公共財政的補貼,將農村老年活動室或閑置的校舍,建成農村居家養老服務站。由村委會或農村老年協會具體運作。通過健全制度,嚴格管理,農村老年協會已經成為推動農村基本養老服務體系建設的生力軍。他們在生活、醫療、護理、文化生活等方面,重點考慮高齡、空巢和失能困難老人的需求,并積極促進鄰里之間互幫互助。通過了解老年人需求,建立分門別類的專業隊伍并借助社會力量,提供助餐、助浴、助潔、助急、助醫等服務。

    智能化養老服務
    加強老年宜居社區建設,為老年人提供安全、便利、舒適的生活環境。加快開發代際親情住宅,滿足老年人多種需求,推行“一碗湯”工程,鼓勵和支持子女與父母就近居住。公共服務設施、醫療衛生設施都要進行無障礙環境建設,為老年人營造良好的生活環境。通過制定行業標準,加強監督,確保提供安全和優質的服務。把各類居家養老服務機構護理人員是否經過專業化培訓,取得養老護理員職業技能證書,作為對居家養老服務工作評估、年度檢查、考評的依據。部分省市自治區已經著手開展養老服務示范試點的申報,與產學研發機構密切合作,在全國建立了示范項目或者示范基地,積極探索醫療、養老、家政、健身、旅游等各種服務業深度融合和互動發展模式,建立養老醫療、健康養生養老、康復護理養老、養老產業園等,加大對于養老、健康等服務業的投入力度。

    全國老齡辦在全國推動建立“智能化養老實驗基地”,推進智能化養老技術設備在養老服務領域的研發和應用,該服務具有科技集成、綠色環保、優質高效、整合資源等優勢,有利于促進養老服務的專業化,提高養老服務的科技水平和能力。使老年人真正享受到更加人性化、有尊嚴的服務。進而有力地推動我國養老服務行業的科技創新,提高其專業化、產業化水平。

    開發老年用品市場
    中國的養老需求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還沒能引起國內企業的足夠重視,但國外的一些投資者卻已經在研究中國的養老產業并躍躍欲試。此時,合理鼓勵和引導境外資金進入養老服務業,將是一種有益的補充。

    近年來,根據我國的國情,學習借鑒國外的有益經驗,我國不少地方出臺政策措施鼓勵外資進入養老服務業,引進國際養老服務業的科研和實踐成果,鼓勵境外有實力的養老服務機構到國內投資,結合中國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習慣等,創新發展出豐富多樣的養老服務產品。鼓勵境外資本進入的政策,也引起國外養老服務機構的關注。目前,中國有與德國、日本、美國、瑞典、澳大利亞、意大利、韓國等國家合資建設的養老和服務機構,有合作生產老年產品用品的企業,包括引進國外養老服務業的先進管理手段和服務理念。在日本等一些發達國家,就有專門的機構和服務人員為行動不便的老人提供洗浴服務,其服務的精細化令人贊嘆。外資進入我國養老服務業是瞄準了中國巨大的養老市場。相當一部分國外養老機構定位于我國中高端客戶群體,有助于滿足人們日益多層次、多元化的養老服務需求。

    根據老齡事業“十二五”規劃,各地促進老年用品、用具和服務產品開發,重視康復輔具、電子呼救等老年特需產品的研究開發。鼓勵中小企業進入老年生活用品產業等領域,扶持發展龍頭企業,實施品牌戰略,提高創新能力,形成一批產業鏈長、覆蓋領域廣、經濟社會效益顯著的產業集群。目前,我國已經有幾千家生產老年用品的企業,老年康復輔助用品的種類有近千種,通過加大產品研發力度,引進國外先進技術,產品質量逐年提高。與此同時,我國有關部門通過與世界各國的養老服務業運營商合作,開展各種形式的論壇和研討會,搭建國內外養老服務業經驗交流的平臺,吸收借鑒各國先進技術,加強國際科研合作與交流,充分借鑒和吸收世界各國的有益經驗,讓科技創新成果造福于老年人。

    這些舉措提高了我國養老服務的水平,展示了我國解決人口老齡化問題的成就,提高了我國養老服務水平的國際影響,對于推動國際養老服務業服務質量和水平的提高發揮了積極作用。

    讓養老產業既成為解決老齡化問題的主要支點又發展成中國經濟的新支柱,這需要多方聯動、齊抓共管,需要放寬眼界、立足現實,合理地吸引和利用國外的先進經驗以及資金以推動養老產業的再升級來完成。

相關熱詞搜索:產業

上一篇:獲1.4億美元貸款 安徽將試點建設智能養老物聯網
下一篇:廣州明年開建10個養老院 添17653個養老床位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 四川快乐12